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淫蕩的李老師



雖然很不舍得,剛剛回家不到一個星期又要去出差,但是上頭的命令也無法抗拒還好李老師雖然年輕卻也能體諒我的工作,沒有哭鬧也不會給臉色,只是乖乖的在家看書,看電視,等我回來。這沈悶的生活大概只有我那一直都是乖乖女的李老師能忍受。

送走了出差的丈夫,李老師好好的睡一覺補充昨晚因激情而過度使用的身體。

第二天神清氣爽的起來,打開一支一直處于關機狀態的手機,

“今天有時間嗎?”

“他又出差了?”對方是一把沈郁成熟的男音。

“嗯,12點老地方見?”李老師的聲音淡淡的,帶著一絲疏離和冷漠,完全沒有平時那種溫柔和藹的氣息。

“好。”男音爽快的答應了。

從衣櫃里挑出一條紅色的丁字褲,看了看外面的微涼的天氣,李老師不穿胸罩直接套上一件黑色長風衣,從外面看毫無破綻--一點也看不穿里面只有一條帶子包覆著銷魂的小穴。帶上墨鏡,李老師匆匆的離開家門前去赴約。

李老師來到一家日式餐廳,出示一張黑色的貴賓卡,餐廳經理必恭必敬的帶著李老師來到樓上隱秘的一個包間,親自客人點好餐才離去。

雖然24歲的時候經過相親認識,戀愛了三個月就嫁給了我,李老師的第一次也是在洞房花燭夜才被我奪去。但是在我面前總是裝溫馴乖巧的李老師心機遠沒表面那單純。

正在前來赴約的霍只是她其中一個玩伴。是的,玩伴。雖然第一次留給了丈夫,卻不代表李老師就是純潔,或者只能說她足夠聰明,既滿足了自己又取悅了丈夫。現在結了婚,就更加事無忌憚的享樂。

李老師慢慢了喝著清酒,吃著刺身,在霍來到之前好好安撫自己空虛的胃,霍趕來見到的是吃飽喝足,靠在塌塌米上透過窗看著下面人流發呆的美人。霍輕輕的把門合上,也不驚動李老師,只默默的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下,雖然眼前的一桌美食很誘人,但是當前更加想把邊上的美人吞入腹中。

“來很久了?”強健的身軀伏上去,伸手就把風衣上的腰帶解開。

“嗯,還好。”懶洋洋的回過頭,對于眼前出現的裸男絲毫不驚訝,輕輕轉過身好讓他把風衣扯開。

風衣下的美好景致讓男人的眸色變得更幽暗,不知是因寒冷還是即將降臨的寵愛而剛剛挺立的粉嫩乳尖高高的翹起;又大又嫩的乳房因李老師的動作而輕輕晃蕩;腹下紅色的蕾絲根本遮不住黑色的細毛,只是把它點綴得更加誘人。

沒有多余的話語,也沒有做作的調情,當初成玩伴的時候就說好,只談性,不去追究對方的名字身份或任何信息,甚至在人前也會裝作不認識。沒有負擔的只是單純的追求肉體上的快樂。這樣的規矩讓李老師能夠從溫馴柔順中解放出來,即使丈夫經常出差也能好好滿足自己的渴求。

感受著慢慢被點燃的欲火,李老師的思緒變得茫然:是什時候開始,這耽于肉欲的世界呢?棄在丈夫面前所裝出的清純天真,每次和玩伴們一起的時候都肆無忌憚的把自己內心深處狂野的一面釋放出來。雖然很害怕自己這妖冶的一面,可是心底里無法填補的欲望總是讓力持端莊的理性一敗塗地,只想被狠狠的蹂,飽滿的充實,也不管有多忘形浪駭,就像現在這樣享受著……

霍俯身吻住李老師的小嘴,狠狠的吮住她的舌頭;雙手用力的揉弄豐滿的乳肉,時不時的拉扯著發癢的乳頭,毫不客氣的擰弄蹂,以榨取李老師又嫩又放浪的淫叫。

“嗯,哼……嗯……”李老師發出舒服誘人的叫聲,修長的指尖沿著男人肌理分明的壯碩身軀遊走,挑逗的捏住男人小巧的乳頭,再撫摸他挺翹的臀部,雙手還調皮的滑入臀間去摳弄男人的菊花。

“哼啊……”男人受不了的低吼一聲,這個小妖精。離開滑膩的口腔,男人盯著李老師迷蒙的雙眼,“敢玩男人,呆會讓你玩到哭!”

李老師微微的眨了眨眼,雙手更加放肆的握住他高高翹起的巨大,慢條斯理的撫慰著,收握緊又放開,還用拇指在頂端的小孔上故意流連。

“嗯啊!嗯……”男人粗喘著,用力抵抗住想射精的沖動,妖女!低頭狠狠的咬住她發漲的乳尖,一手更用力的把乳肉捏出汁來的狠勁,讓白嫩的雙乳留下紅紅的指印,另一只手往下,從內褲上的圓形的開口中伸入兩指,狠狠的搗弄早已濕漉漉的幽穴,滑濕不堪的花穴不停的蠕動著像是想推開入侵的手指,又像把手指吸得更深。無法等待更久,男人直接把李老師白嫩的雙腿往兩邊分到最大用雙腿壓制著,雙手把合攏在瑰色陰穴花瓣扯開,里面深紅的肌理都因外力而微微露出,李老師順著男人如火的目光往下看,忍不住自己放肆的動作而微微郝,更獲將來到的巨碩而心動。想到這些,幽穴忍不住又流出更多透明的汁液。

“啊……求你……快進來啊……啊……”李老師難耐的扭動著,雙手抓住自己的乳房用力揉捏,拇指更用力的按住心癢難耐的乳頭旋轉,私穴因靲不到滿足而微微抽動著。男人報複的把自己的昂揚的巨大在濕漉漉的穴口外滑動,讓整個莖身都染上蜜汁,巨大的頂端更是過分的用力頂弄著敏感不已的花蕊,看著李老師在身下輾轉而不滿足她。

“不……求你了……啊啊啊……”李老師哭叫出來,體內好癢,空虛的感覺快吞噬她了。整個身體都叫囂著,需要狠狠的填滿、充斥,需要男人在又麻又癢的陰穴里面肆虐。

男人把手中的花瓣扯得更開,然后一個用力,又粗又長的巨大就這汞生生的直直頂入到花穴的最深處。

“啊啊啊啊……”高潮毫無預警的襲來,李老師滿足的尖叫出來。

被李老師緊窒的花徑緊緊的束縛著,又被高潮而大量湧出的汁液沖刷著,用力抓住李老師的細腰,男人開始狠狠的抽插,用力搗進又抽離一點然后更用力的搗入,每一次都深入到花穴最深處的地方,碩大的龜頭還硬是把合攏的花蕊擠開,整個陷入溫暖窄小的子宮內,每一次的擠開,合攏都帶來戰栗的快感,從體內往腦殼上湧出,李老師整個人彷佛在欲望洶湧的海洋上起伏跌宕,嬌嫩的甬道根本承受不了如此的刺激而努力收縮著,卻換來男人更加勇猛的抽插。

“啊啊啊啊……不、不要啊……慢點呀……”李老師受不了的搖著頭,雙手用力抓緊抱枕,雙腿無力的搭在男人的肩上,嘴里發出如貓咪般的嗚咽:“嗯嗯……啊……啊……啊……”

“太快了是嗎,嗯?小淫娃,如你所願,慢慢來……”霍一向都很能控制自己的欲望,他慢慢的從死死絞住他的巨棒的花徑里抽出,只見一股濃稠的透明汁液隨之湧了出來,濕葔詶瑢個花穴都弄得滑膩無比,巨棒上更是被動情的汁液染得水亮水亮的,淫糜無比。

隨著花徑的空虛,尚未足的欲望又讓李老師變得更加難受,比起之前花徑被擠開充滿的時候更加難受,現在空虛的一圈圈嫩肉又癢又難耐,不停的蠕動期待被更野蠻的對待。

“啊……快進來啊……啊……不、不要走……”李老師想不到霍會整個把肉棒抽出,稍微的挺起身,看著霍雙手握著他的肉棒在來回移動,黑的雙眸盯著正在一張一合微微顫動的穴口,就是不肯滿足她的渴求。李老師把頭下的抱枕移到臀下,把下身墊高,細長白嫩的雙腿分開伸到男人健壯的腰間,輕皺著柳眉,微嘟著紅唇,雙眼閃爍著乞求看向霍,無言的邀請著他的進入。

“想要了?”霍握著肉棒壓在她挺立的花蒂上忽輕忽重的畫圈摩擦著,挑逗她早已泛濫的情欲,“剛剛不是這樣說的啊,嗯?”跟著兩只手指慢慢的探入花徑,慢慢的,旋轉,搗弄,還故意曲起手指在里面搔癢般輕抓。

“啊啊……啊……”李老師忍不住起臀跟著他的手指移動,“嗯嗯……啊……”

“小淫娃……”霍幽黑了雙眼,加入一只手指用力去翻搗李老師的小穴,另一只手把敏感的花蒂扯起,捏住,又扯起。敏感的身體抵不住如此的刺激,李老師咬住手指細細的叫著,抵達了高潮。

“杕……這爽?光是手指就高潮了?”霍慢條斯理的抽出濕漉漉的手指,放到鼻下嗅了一下,“好清甜的味道,嘗嘗看。”然后把手指伸入李老師微張的口中,李老師還沒回過神來,下意識的吸吮著口里的手指。

“真乖……”霍一手高她的左腿,慢慢的把硬挺的肉棒擠入花徑中,

“啊……”輕歎著小穴里的美好觸感:又熱又滑又緊窒,還因孲剛的高潮而緊緊顫動著,圈得好舒服。故意慢慢的一點點的推進,到了最深處的花蕊口也不停下,繼續慢慢的擠開一直頂到軟軟的嫩壁;然后再慢慢的抽出,讓硬是擠開的花蕊口重現合攏,再慢慢的退出彷佛不讓他離開般絞緊他的花徑,一直退到穴口,又重新慢慢的進入。

剛剛發泄完的身體,敏感得不可思議,雖然被溫柔的對待著,可是卻又少了點什似的,心里,花穴內里,被搔得癢癢的,渴望剛剛的粗魯對待。“啊……啊啊……啊……”李老師夾緊雙腿,貼著他的勁腰;雙手抓住他的右手腕用力的吸吮著;下身更是緊緊的貼著他的,甚至每次在他快要離開的時候不由自主的用力的收縮花徑,箍緊他的肉棒。

“小淫娃!嗯……啊……”霍咬牙控制著用力插入的渴望,氣息不穩的低吼著。雙手往李老師抖動的雪乳上用力一握,再有手指捏住硬實的乳尖狠狠的扯高,旋弄。下身依然慢慢的在她的花穴里爬行。

“啊啊……啊……”李老師受不了這般的折磨,忽然把男人推坐在榻榻米上,改騎在他身上,雙手覆在他緊抓著自己雙乳的手上,快速的含著又粗又長的巨莖上下移動著,控制著速度去滿足自己的渴望。

“啊啊……好、好舒服啊……啊……”李老師起頭,把黑亮的長發甩到腰后,和男人的雙手一起玩弄著雪白的乳肉,挺翹的臀部因上下的移動和他飽滿的囊袋相撞而“啪啪”作響,濡濕的穴口更是隨著騎弄而“噗哧噗哧”的響著,一時間,室內回蕩著淫糜放浪的聲響。

“啊啊啊……啊……啊……”高潮快要到來,李老師咬唇想把淫叫止住,卻還是有細細的呻吟逸出。就在這時,霍狠心的捧起李老師,讓她趴在玻璃牆壁上。

“啊……不……”李老師因欲求不滿而低叫著,手指把花唇向兩邊分開,扭頭看向身后的男人,輕輕晃蕩著雙臀,“求你……快進來呀……嗚……”

霍受不了她的放浪舉動,一巴掌甩在她的臀上,“好好給我含著!”然后用力掰開雙臀,把碩大的圓端擠入饑餓的穴口,一口氣沖到最深處。

“啊……”李老師滿足的的喘息著,手指忍不住拉扯著挺立的花蒂,一邊配合著男人的抽插而擺動著白嫩的臀部,用力的含著硬梆梆的巨莖,自己也給他帶來更多的快樂。

捧著她的臀用力的頂入又抽出,一陣凶猛的沖刺后定住不動,讓快要高潮的李老師懊惱不已的低喘著,然后又繼續凶猛的撞擊,不停的撩撥著李老師卻又偏偏不滿足她。“啊啊啊……啊……啊哈……”李老師受不了的趴跪著,身體像是快要繃緊的弦,被一次次的撥動得快要斷開似的。

彷佛欣賞夠了她可憐兮兮的樣子,霍最后好心的直沖她最敏感的那塊嫩肉,一股股溫熱的汁液湧了出來,雙手用力的按住她的細腰,更加賣力的頂弄著,好讓自己也獲得最后的釋放。

“啊啊啊……啊……”李老師克制不住的淫叫和著男人的粗喘,霍在最后一擊的時候把精液都射入她溫暖的子宮里,兩人被高潮席卷著,無力的倒在榻榻米上。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