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我和美麗師母的一段情



? ?? ? 去年九月份,我終於考上心儀已久的某知名高校研究生最讓人高興的是——學院的院長就是我的導師,他可是機械制造業的專家,很有名氣的,剛和老婆一起從法國回來,算是高科技引進人才,只不過她老婆是搞繪畫的,算是搞藝術的。

  

  導師四十出頭,年輕有爲,很帥氣。師母小她九歲,長得極盡陰柔妩媚之美:皮膚光滑細膩,肌膚是具有來自地中海岸的古銅色,一米六二的個頭本已不矮,卻依然喜歡穿五公分高的涼皮鞋,胸部本已不小,穿著普通家居服都還漲鼓鼓的,屁股也很豐滿,在高跟鞋的作用下,更顯得身形颀長、前凸後翹,優美異常。

  

  在導師的幾個學生中,我並沒有什麽特別之處,有點默默無聞、相對平庸。也正因爲這樣,我經常干些跑腿打雜的事。上個月的一天,導師帶著我們做實驗,遇到一些技術問題,導師說要回他家拿資料光盤,讓我們這些學生好好虛心學習。毫無疑問,這個差事又交給了我。

  

  我拿著門鑰匙一路小跑,開了門,進了導師家,按照他講的,在電視櫃的抽屜里找到了幾張光盤,本來想馬上返回,轉念一想:要不先在這里播放一下試試,別拿回去又不對!

  

  於是,打開電視機和DVD,正要放入光盤,發現里面已經有一張,於是心存好奇,先看看這個盤里內容。畫面出現了一張寬大的席夢絲床,昏黃柔弱的燈光下,一男一女正相互糾纏,男的雞雞被女人含著,女人象吃雪條一樣左吮右吸,如此過了半分鍾,女人滿嘴泡沫地擡起頭來,我一看,這不是師母嗎?



我心想,也不知道這男的是誰?雞雞還挺大的。這時,師母已經站起身來,我看見她的上半身是赤裸的,下半身卻還穿著一條黑色小內褲,兩個豐滿肥挺的乳房很大,大得有些下垂,奶頭居然還是鮮豔的嫩紅色,想不到這個少婦還是個極品!

  

  男人將手攀上師母的兩只大奶子,一邊揉搓一邊將嘴湊過去親,緊接著脫掉師母的內褲,把她推倒在大床上,右手扶著自己的大雞雞躍躍欲試,我這才看出來,這個男的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導師!導師將紅得發紫的龜頭放在師母的肉穴部位,分開師母那兩片嬌嫩的肉唇,推動下身粗壯的肉莖,緩緩插入性感的女體。插了幾十下,只見導師抽出雞雞,用手把師母翻成俯臥狀,嘴里說著:“把腿分開!撅起屁股!”

  

  只見師母馬上像一條母狗一樣趴著,導師跪在床上,將師母撐住床的兩只手按下,讓她整個肩部貼在床面上,這樣一來,師母的屁股翹得更高了,只見整個後陰部位都突出來,像發脹的面團一樣。導師站在師母屁股上方,用手搓了幾下自己的雞雞,對準師母後陰凹陷部位,斜向下直刺下去,只聽師母“嗷”一聲大叫,導師稍微停頓了一下,緊接著做了一次深呼吸,腫脹愈裂的陽具便開始持續進攻。只聽“噼啪”、“噼啪”肉體撞擊的聲音不絕於耳!碩大的席夢思床也不時發出“吱嘎”、“吱嘎”的響聲,一對狗男女情不自禁地發出“嗯啊”、“嗯啊”的呻吟,看得我是心潮澎湃、熱血沸騰,忍不住從褲子里掏出雞雞,隨手拿了個塑料袋開始對著電視打飛機!

  

  我正看著如此貼近生活的高清性愛大片,全神貫注、完全入神,殊不知房間里還有人——原來師母今天沒課,正在家休息呢!

  

  她大概是聽到客廳有響聲,就從臥室里打開門,睡眼朦胧的邊走路邊說話:“老公,才幾點你就回來了?怎麽一回來就把電視開那麽大聲啊!”

  

  我趕忙關掉電視機,提起褲子,系好拉鏈,起身回應道:“師母好!老師讓我過來拿資料,我不知道您在家休息,打擾您了!”

  

  師母看見我慌里慌張的樣子,很疑惑的回答說:“沒事的!咦,你怎麽還拿著垃圾袋,快給我吧,衛生我來弄,你還是快找資料吧。”說著,師母就伸手過來拿。此刻,我左右爲難,不知道該怎麽辦,想掩蓋自己的窘迫。師母卻已經把袋子拿了過去,打開袋口,把茶幾上的衛生紙團丟進去。

  

  “咦?什麽東西這麽腥?有點像什麽氣味。”我聽到後臉立馬變得通紅,表情很尴尬。師母大概也是反應過來了,知道可能是什麽氣味,見我這個表情,就更加確信了,於是她眼睛直直地看著我,好像要把我看透似的!我不敢與師母的眼睛對視,只好低下頭收拾資料準備走,突然聽見師母說,“怎麽DVD沒關?!”

  

  我立即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都怪剛才太過匆忙,居然沒有關DVD機。電視的聲音已經響起,原來師母把電視遙控器打開了!電視立即出現淫穢糜爛的畫面:一男一女正激烈地展開肉搏戰!

  

  師母看到這等淫糜的畫面,也不禁臉紅,一直紅到耳跟子。我的雞雞在這種時候居然還高高翹起,把褲裆都頂起來了,現場氣氛很沈悶,感覺空氣都凝固起來了。

  

  我在想,“怎麽辦?這一次死定了,師母肯定不會原諒我的,要是讓導師知道了,肯定不讓我跟他了。”誰曾想到師母卻對我說:“這個事情不準跟別人講,你趕快走吧!”

  

  我什麽也顧不得了,聞聽此言,馬上撒腿就跑。出門之後,長舒一口氣,也來不及解決完體內的欲火,想著同學們還在實驗室里等著我,便以極快的速度一路小跑回去,回去後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當然,他們誰也沒有發現出異樣來。

  

  從那以後,每次見到師母我都感覺她是一絲不挂沒穿衣服一樣,總在腦海里浮現出她與導師大戰的情形!終於在周末的一天,導師打**告訴我,師母在藝術學院的畫室做畫,要我去當她速描的模特對象。

  

  當時,我內心很複雜,既想見到師母,又有點不敢面對師母,鬥爭了許久,後來還是硬著頭皮去了。

  

  師母已經在畫室里準備好工具,正在安放畫架了。我見她穿著吊帶的牛仔工褲,牛仔褲兩個腋窩的地方開口很大,可以看到里面藍色的胸罩,我當時就想:“是不是我的豔遇要來了?”

  

  師母要我脫去上衣,露出胸肌,然後開始做畫。她工作的時候真的很投入,完全不象一個性欲強的騷婦,特別是在她右手做畫時,右肩帶滑落也沒察覺,我卻忍不住分神,去看她那裸露出來的半邊罩杯,以及罩杯周圍光滑的肌膚。不由自主地再次想起那天的情景,我的下體開始漸漸有反應了,勃起的雞雞把褲子撐了起來。我心想:“老二,你可別讓師母發現了。”

  

  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師母不再專心做畫了,而是停了下來,很關切地問我怎麽了,我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師母卻說:“誰讓你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我正在想這話是什麽意思時,師母已經走到我跟前,神態自若地看著我,左手將胸罩右邊的帶子拉下來,我看著就在眼前的這只大奶子,聞著師母身上散發著法國香水的輕香,和誘人的熟奶香味,不禁一陣頭暈。師母卻把右手放在我的檔部,搞得我很是緊張。只見師母媚眼如絲地看著我,右手拉開我的褲鏈,纖手在里面左動右動,很熟練地拉出了我的雞雞。要知道,我的雞雞勃起系數還是很大的,雖然現在受了刺激,但也只勃起了最長時候的一半。我見她摸我的雞雞,我也很想伸手過去摸她,但總是邁不出這第一步。師母見我這樣,就自己解開了另一邊的肩帶,解開胸罩的扣子,還把胸罩放在旁邊的畫板上,然後回過身來繼續摸我的雞雞。她這一回頭,兩只大奶子就不停地左右晃動。

  

  我的雞雞就嗖的一下膨脹了整整一圈,只聽見師母說了句“你的小弟弟還挺大的嘛”,就見她蹲了下去,一口就把它整個含在嘴里。

  

  師母蹲在我面前,用嘴前後抽動著,淩亂的披肩頭發甩動著,我聽著她嘴里發出“卟滋卟滋”的響聲,看著已經光滑干淨的肉棒在她嘴里進進出出,心里感到很惬意。但是沒多久,肉棒就已經快受不了了,師母的口技確實太棒了!就在我準備求饒推開她的時候,師母主動吐出肉棒,站起身來。我見她的兩只,很是性感!師母解開牛仔工褲背面的幾顆扣子,牛仔褲便從粉嫩肉體上自動滑落,露出身上唯一的一條藍色小內褲,在放畫具的長木凳上坐下。

  

  我走過去,將師母放倒在凳子上,讓她仰面躺著,師母將腿並攏著。我在想是不是分開她大腿欣賞一下她呢。師母已經很有默契地分開大腿根。只見微微張開的陰唇覆蓋著濃密的黑毛,腿稍微再叉開些,我就看見了師母的洞口,已經濕潤一片,難怪她吐出我的雞雞,原來她也受不了了!

  

  我將眼睛再湊近了看,發現師母的大陰唇顔色很深,還有許多褶皺。我用手分開兩片大陰唇,里面肉紅色腔壁還泛著白白的泡沫,散發出媚惑的腥騷氣味。我將舌頭伸進師母的陰道,立即感覺有幾滴溫熱微鹹的淫水順著舌尖落入口中。我松開手,用整個嘴的力量和舌尖的作用,盡量撐開陰道口,於是更多的淫水流了出來。我用舌頭上下左右一陣翻滾,吸出一大片水來,我用手接住,摸在自己雞雞上。

  

  然後,我半蹲在師母面前,右手扶著雞雞,對準她的桃源春洞慢慢的插了進去,整個肉棒全插到底後,我便抓住師母腳上皮鞋的高跟,一手一個,開始聳動腰肢,運用全身力量前後推動著。師母開始大叫起來,完全不管是否可能有人闖進畫室。

  

  蹲在地上畢竟不舒服,我上身壓向師母,兩腿站立起來,雙手將師母大腿壓到與長凳接近水平的位置,開始自上而下的沖擊。如此抽插了二百多下,雞雞前頭越來越癢,感覺腰也很酸痛,便一個哆嗦,將體內所有精子毫無保留地統統射進師母子宮內。

  

  師母感覺我在持續地射精,便緊摟住我的肩膀,下體配合著我抖動,她也進入高潮了!只見她兩眼翻白、嘴里哼哼直叫,一副欲仙欲死的樣子。

  

  射完精後,我趴在師母肉體上,心里一直在想:我怎麽這麽快就跟師母發展成肉體關系了?

  

  師母在我下面推動我,“你是萎靡了,還是不舍得離開我身子啊!”

  

  我說:“師母,我可沒有萎靡哦,我是真的不舍得離開你美妙的身子啊!”

  

  師母笑著捶打了一下我的肩膀,說:“以後就不要叫我師母了,叫我芸姐就可以了。”

  

  我馬上應道:“芸姐,我現在就起來了。”說完,我用雙手扶住長凳,只擡起屁股,挪開腰部,但見雞雞不再膨脹腫大,已經打回原形了,還沒有無名指長,上面沾滿了濕淋淋的液體,有粘稠的乳白色,也有稀稀的淺白色,反正就是我的精液混合著師母的淫液。我再低頭看著師母的下體,發現她那里更是濕的一塌糊塗,她的陰毛本來就不算少,這下陰毛沾滿液體後居然自然向兩邊分開,分成一條溝壑縱深的泥濘道路。說它溝壑縱深,是因爲大陰唇外側是黑乎乎的毛,內側是有許多小褶皺的淡紅色小陰唇,再往洞深處是鮮紅色的陰腔,陰腔周圍布滿張牙舞爪的肉芽。說它道路泥濘,是因爲從陰腔深處還不停往外滲出混合液體,我想多半是我剛才射到里面去的精液。

  

  師母嗔道:“你在看什麽哪?!”

  

  我怕師母責怪,忙說:“芸姐,沒看什麽。”趕緊站起身來,向師母伸出一只手,“芸姐,來,我拉你起來。”

  

  師母拉著我的手,直起上半身來,然後從畫具箱里拿出一些紙巾,仔細地搽拭自己的陰部。我癡迷地看著師母的舉動,覺得她連這樣都優雅氣質,真的是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種貴婦風韻,我心里一陣狂喜。在這里,用文字寫下來與大家分享。[全文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